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吕秋春新闻博客资讯网

  • 首页
  • 财经
  • 消费返利的发展历史 运营风险与合规模式消费金

消费返利的发展历史 运营风险与合规模式消费金

发布:admin06-11分类: 财经

  中国传统的消费观念讲究量入为出,货比三家。即便是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的今天,大多数的长辈们将“精打细算,勤俭持家”的理念贯彻到底。如今消费已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各类打着“高额返利”的消费骗局层出不穷,在岁末年初的时候,消费者更要小心防范,以免被有心人利用。

  近日,消费金融学派发起人,消费新时代与金融科技、产业金融研究专家,广义消费金融、消费新时代、消费区块链等理论提出者,2017十大新金融畅销书作者,《消费金融论》《互联网消费金融》《实战理财:让你的财富滚起来》《股民随身宝》《区块链金融:技术重塑金融未来》等10多部消费经济、普惠金融畅销书作者,20多家政府部门、行业协会、高校科研院所研究员、兼职教授、研究院(副)院长刘洋研究员接受《经济》杂志记者李雪娇采访,解读消费返利的发展历史 运营风险与合规模式,“消费返利如何行骗?”。

  以下为《经济》杂志记者李雪娇采访刊文,原文请参见《经济》杂志2019年1期,或者《经济》公众号和官网。

  市场上部分全额返现的平台,涉嫌庞氏骗局,它们通过线上、线下途径,以“预付消费”“充值”等方式吸收公众和商家资金,大量资金由平台控制,存在转移资金、卷款跑路的风险。那么违法平台挂在嘴边的“消费返利”,是如何在我国兴起和发展起来的?

  “首先消费返利的概念改为消费返还更合适。”消费金融专家刘洋在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消费者主权论影响下,加之市场竞争、产能过剩、高库存等因素,从促销、扩大销售规模和利润总额、提升品牌、维护用户忠诚度、打击竞争对手等利益考量,越来越多的企业采取消费返还的方式,让用户享有一定的消费资金返还。

  消费者主权论(Consumer Sovereignty)认为,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在商品生产这一最基本经济问题上起决定性作用。消费者用货币购买商品是向商品投“货币选票”,其投向和数量取决于消费者对不同商品的偏好程度,体现了消费者的经济利益和意愿。生产者(厂家)根据消费者“货币选票”确定生产资料、产品产量、雇佣劳动,以及改进技术、降低成本、增加品种等,以满足消费者需要,获得最大利润。在此过程中,消费者具有决定企业生死存亡的作用。

  解释消费者主权论的最好例子便是国人熟悉的安利品牌。1975年,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以诈骗等罪名起诉安利公司,最终安利公司胜诉,主要原因在于安利公司耶格经销商系统提出的消费获利模式,而不是推销获利,证明自己的商品确有实用价值避免将自己列为多层次金字塔式传销公司。耶格系统认为,团队成员自用消费占80%,剩余的20%才是产品推销与分润。“时至今日,消费返还的基础依然是消费者的真实消费。”刘洋说。

  刘洋谈道,近年来有学者提出了消费投资的概念。当消费者购买商品时,生产厂家根据消费者的消费额,把企业利润的一部分返还给消费者。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不再是单纯消费,同时变成了一种储蓄和投资。如果将一个家庭的日常消费视为一种投资或理财,并加以有效控制和管理,那么消费利润也能像资本一样实现源源不断地返还,从这个角度看,消费也是资本。消费资本与货币资本相比较,货币资本主要体现为流通性,消费资本则主要体现为循环。

  如果消费者真能得到利润分红,甚至成为企业股东,确实是一件好事,也能够刺激消费,消费者花钱也能更大胆、放心。不过从近年来的实践来看,消费资本化的争议较大。“企业能否真正让利?和当前的商场会员卡模式有何区别?都是目前值得思考的话题。”

  “我之前也走访过一些消费返利平台,最开始他们可以按照基本经济规律进行合规经营,但是短期利益驱动,让很多人走岔了,做起类金融的违法违规活动,最终后悔也晚了。”刘洋直言,如果消费是为了后面所谓的投资收益,那么刚性消费就可能异化为感性消费、绑架消费、投机消费。如果消费者购买的产品价格高,额外支出成为消费返还、购买企业股权的代价,实则是消费陷阱。

  近年来,刘洋研究员完整构筑了广义消费金融的概念、内涵、九大模式、运营体系,消费返还作为其中一个模式,进行了实证研究和商业模型、算法设计,为国内外百万人次提供过几百场次专题培训和讲座,也为几十家从业机构提供过系统智库服务,形成了百万字的研究成果。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购买刘洋研究员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消费金融论》(理论篇)《互联网消费金融》(实践篇)。作者签名纪念版购买热线:(李硕)

  从现在消费返利发展来看,平台众多,但态势并没有预期的良好,“花越多赚越多”的消费返利模式为何行不通?

  一是陷入传销泥淖。一些消费返利网站打出“购物=储蓄”等旗号,宣称“购物”(实为虚假消费)后一段时间内可分批次返还购物款,吸引公众投入资金。一些返利网站在提现时设置诸多限制,使参与人不可能将投入的资金全部取出,还有一些返利网站还将返利金额与参与人邀请参加的人数挂钩,成为发展下线会员式的类传销平台。

  二是陷入庞氏骗局。一些平台简单以时间为跨度,向商家、消费者打出消费高返、全返、超返等噱头,以及对小额消费代扣资金进行二次分润吸引用户拉人头,目的是吸纳更多会员向其注入消费代扣资金,但是缺乏有效的金融运作来满足承诺返还额度,相当于承担了高额负债,只能借新还旧,用代扣的新消费资金弥补之前的约定返还(负债),属于典型的“寅吃卯粮”式高杠杆违法违规行为,难以持续,甚至掉入庞氏骗局陷阱,遭遇价格欺诈、非法集资、传销、扰乱市场经济秩序、假冒伪劣商品失控等法律风险。

  三是运营管理不规范、不合法。一些第三方返还平台普遍存在将工作重点放在整合商家和消费者,扩大“代扣消费资金池”规模,而忽视了对消费资金进行营销和金融运作的增值,以及商家的管理监督。部分平台管理团队反而因为“钱多了”迷失了自己,要么挥霍一空,要么卷款跑路。

  四是缺乏运营资质和牌照。一些平台缺乏信托、支付、小贷、保理、保险等金融牌照,信息服务、电信增值业务等互联网业务牌照。无证经营意味着是没有监管的“裸奔”。例如,某些平台本身没有第三方支付牌照,采取聚合支付方式代收用户消费资金,如果对该笔资金进行向商家、推荐人进行清分,属于违法二清行为。

  消费信托以消费者为核心,以消费投资为切入点进入普通客户的视野,兼顾“理财+ 消费”的功能,将资金和消费品进行了更多结合(如消费规划、个人财富规划、人生规划等),使消费品同时具备了金融属性和产业属性,丰富了普通投资者的理财方式,提升了投资者的生活质量,而且直接联接产业链前端融资需求与后端消费需求。尤其是借助互联网技术,进一步降低了普通公众的进入门槛,已有低至100元的普惠化个人消费信托产品入市,这是二级市场证券业务无法比拟的。

  在已有的消费信托产品中,信托公司扮演着重要角色,通过市场调研分析,设计出信托产品,既能够满足大众的消费和投资需求,又能够给企业提供融资,同时解决企业产销问题。另外,信托公司还要负责对融资企业的后续经营情况进行持续监督管理,以保证投资者权益得以顺利实现。

  国内已经有约1/3的信托公司进行了几百个消费信托项目的探索与尝试,业务涵盖教育、养老、旅游、珠宝、奢侈品、白酒、健康、养生补品等诸多发展型消费、品质型消费领域。

  例如,北京国际信托公司发行了多期“果时财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募集的资金用于向借款人(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发放信托贷款。信托贷款所产生的部分利息用于向北京四季本源农业科技发展公司(汇源集团关联公司)采购“果时汇宅配卡”(有机农产品团购配送卡)。投资人的信托利益则包括现金和实物(“果时汇宅配卡”对应的消费权益)。

  我国2001 年颁布的《信托法》明文规定,非信托公司不能发起信托产品,但是很多情况下信托公司并不是消费产品服务供给方,由此造成消费信托参与的非信托市场主体还不多,市场潜力还没有完全释放。消费信托的过渡性、替代性模式——消费众筹应运而生。

  在现行法律下,我国股权众筹困难重重,大量成功、合规的众筹项目聚焦在权益类项目,特别是带有“团购+分红”功能的消费众筹最多,有影视、演唱会、旅游、咖啡馆、美食等。也有公益、娱乐、粉丝等情怀型消费众筹。消费众筹项目一般涉及单笔投资小,主要靠聚沙成塔规模效应实现融资目的。有别于传统股权投资,消费众筹的投资者又是项目的消费者。

  例如,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快速推进,我国志愿者精神尤其是体验性、参与性更强的文化志愿服务成为各地热潮,人们将公益投入向公共文化服务领域倾斜,使自己成为项目的捐赠者、参与者和受益者。

  例如,上海市数字公共文化平台——“文化上海云”基本版包括信息发布、资源管理、数字文化资源供给、交流平台、信用管理、大数据分析(如需求反馈和服务评价)。2017年众筹功能正式登录“文化云”,个人、文化社团组织、商家都可以在平台上发起众筹活动向群众募资,当报名人数达到“最低人数”设定后,活动便可成行。已成功募资的众筹项目包括工笔画、书法、插花、国画等培训项目。项目活动内容会经过审核后发布,收费也低于市场价格,属于公益性收费,涉及资金由第三方文化类社会组织管理。

  再如,随着出行市场竞争加剧,铁路企业不断进行市场化改革,西安铁路局推出了“众筹开火车”项目,标的为2017 年10 月7 日加开西安到榆林的K8188次和10 月8 日加开榆林到西安的K8187 次两趟火车。乘客在微博上众筹,项目根据旅客需求来调整发车到达时间,包括硬座、硬卧或者软卧席位的数量。为方便旅客购取票,在众筹列车开行当日,西安铁路局在西安火车站、榆林火车站指定窗口张贴了“众筹售票专口”字样的标识,已众筹到车票的旅客可以直接到窗口购取票,西安火车站还为众筹列车旅客开辟了专用候车区域。

  随着我国消费结构正在从吃、穿等生存型、价格驱动型消费,向教育、旅游等发展型和品质型消费,以及消费服务方式多元化精准化的新时代过渡,相应的产品服务、企业运营、资本支持也在发生重大变革。以工匠精神推动产品服务品质提升,以消费商新模式促进企业运营升级和双创优化,以消费金融推动资本支持实体经济和消费升级,从而形成供给端和需求端双轮驱动深化改革。

  随着移动互联网带来更加便捷、低成本信息交流,使用户快速大量聚合,信息传播边际成本、基于社交和协同共享的销售成本将趋零,特别是随着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人脸识别、智能设备等互联网科技的广泛应用和迭代,企业运作已从营销驱动到互联网驱动,其高效、精准、实时、锁定、低成本等价值优势凸显,消费返还呈现出“会员制返还促销+金融科技运作增值”的新趋势。

  企业和消费者要形成长期的、深层次合作的,甚至是互为股东、利润共享的、紧密型的利益共同体。企业在这一利益共同体中发挥核心作用,除了为消费者提供合格的产品服务外,还要通过扩大销售规模、快速回笼资金、投资增值等多种获利方式,给消费者返回约定收益,并进一步提高企业收入和竞争力。

  引入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科技,减少企业给消费者的分红、让利、返还等促销事务的中间成本。建议采取消费积分的形式,消费者可以根据实际需要,用企业返还的消费积分进行商品折扣、兑换、换购及提现,改变了传统由企业决定返还时间和形式的僵化机制,同时此类返还方式的成本明显降低。

  举个例子,利用电子商务进行商品换购,省去了多个流通中间环节,购物成本要低于线下渠道。提现方式可以灵活采取分散和集中方式,进一步突出了“同一笔资金在不同时间、对不同人的价值是不一样的”。

  区块链应用于消费积分,相比于传统中心化的积分管理系统,优势在于:消费积分与数字资产等值兑换后,在区块链平台(发行方)发行,后续流通、转赠、交换、交易等环节可以不依赖于发行方系统,由参与会员自行处置,数字资产流通由单中心控制变成社会化传播。因此,区块链技术能极大提升消费积分的使用、流通效率,真正达到“去中心化,多方发行、自由流通”的效果,实现区块链平台、商家和消费者多赢。

  需要说明的是,消费积分区块链平台的建设门槛很高。要实现大量商家之间的消费积分上传、流通、交易、兑换、清算,相当于是开通了“银联”的跨银行间资金清算功能。

  由于在完成消费交易行为之外,企业还需对部分消费资金归集处置,甚至还有相应投资增值运作,所以需要具备相应资质,或者与银行、支付、保险、信托、证券等持牌金融机构合作。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